美文精选网(gylzcpdr.304su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短篇小说 | 李文峰 :一天

关于联众彩票登入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5-05 19:4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 天
 
□李文峰
 
 
 
 
 
1
 
似乎尚在梦中,隐约听见“咚、咚、咚”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敲门。武涛被同样睡得迷糊的老婆推了好几把,方才慢慢清醒,原来又是文涛,他正在大门外大声叫唤:“七点了!还不起床。”
换作以前,武涛必定要破口大骂。他一直习惯晚睡,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便是让他起早床。自从结识文涛之后,武涛的生活习惯,全乱套了。
武涛望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才六点四十五分,心烦得想抓狂,嘴里直嘀咕:“真要命!天天起床这么早。”
敲门声还在持续,有种不见开门便不会罢休的势头……
武涛趿上拖鞋,一边打哈欠,一边快步走过去拧开门栓,说:“稍等片刻,洗漱完随你出门。”
“我不进屋了,在楼下早餐店等你。”文涛做了个指向楼下的手势。
转眼之间,宛如一阵风,“嗵…嗵…嗵…”下楼去了。
文涛年长武涛四岁,却并非亲兄弟俩,不过是碰巧全姓李,碰巧又住在同一栋楼的两个单元。文涛壮实,脸黑;武涛偏瘦,较白。两人都在从事挖掘机租赁行业,且因为经营上各具相当规模,大有竞争之势,所以互相之间早有耳闻。在迎宾大道扩建工程的施工现场,彼此才算第一次见面。那天中午,武涛送润滑油到工地,瞧见一台崭新的沃尔沃挖掘机,正在现场卸车。他虽然有四台挖掘机,但对这个尚未接触过的品牌,知之甚少,便萌生了兴趣,忙上前打听。
“谁买的新车?”
“我买的。”
从两道履带中间的空挡里,忽然钻出个人来,纵身跳下拖车甲板,“嗖的”一下,蹦到武涛面前,直逼得他连退了好几步。
“怎么啦?”
“这车怎么样?”
“自己去提一台,试试就清楚了。”
对方说话的语气明显不太友善。武涛听来不爽,刚要发作,现场施工员凑巧出现,及时打了圆场,说:“二位老板,还不认识对方吧?”
“李文涛。”
“李武涛。”
施工员向两人介绍完,又补充道:“你们的名字,彼此应该听说过吧。”
三个人面面相觑,随后笑成一团。
“单听你们俩的名字,多像亲兄弟。”
“以后,就是了。”
文涛突然间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攥了个空心拳头,往武涛胸肌处轻轻击打了两下。接着说:“早有耳闻,开发区范围内,数你挖机最多。”
武涛并非只做挖掘机租赁业务。因为人比较诚实可靠,近几年,慢慢在开发区内做出了口碑,很多施工单位经常会直接分包一些土方给他。所以,当自己的挖掘机不够用时,他也会临时租赁别人的设备来突击。况且,年后武涛又率先进驻了中铁在近郊的高速公路施工项目,这些行内都有风传,文涛必定也很清楚。
“可我没有沃尔沃的挖掘机。”武涛说。
文涛扬起手臂,往右后方挥舞了几下,比划着,说:“我还有拖车、装载机、推土机。”
“还有挖泥船呢。”施工员笑着补充道。他边说边侧向武涛,挤眉弄眼了一番。
“刚接了个清淤的活儿,施工难度大,特意去船厂定做了两条小船。” 文涛得意地笑着,展现出一副极尽慷慨的表情,拍着胸脯,接着说:“日后你若需要用,尽管找我。”
 
2
 
武涛将早餐店内外扫视过一遍,竟没有找见文涛身影。正纳闷,忽然瞧见文涛的黑色桑塔纳停在马路对面,他正伸出头来冲武涛喊:“你别开车了。帮你买了份热干面,快上车,咱们边走边吃。”
“我……”
武涛想起自己今天原本也有事情要办,犹豫了一下。
“别磨蹭了。”
禁不住文涛再次催促,武涛觉得要办的事情也并不那么急迫,往后推一日不迟,便几步穿过马路,钻进车内。
“一日之计在于晨。大好的时光,睡懒觉纯属浪费。”文涛语重心长地说。
“怎样才不算浪费时光?难不成,学古人闻鸡起舞?”武涛调侃道。
   “正是创业的年纪,不能浪费每分每秒,努力才会有无限的可能性。”
文涛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武涛看着实在憋不住笑意,差点将吃进嘴里的面条给喷出去。
“警校附近有一伙姓王的兄弟,两年增加了五台,各种型号的都有。”
“说明市场需求量增加了嘛。”
“张大牛兄弟俩,据说快八台了。他们买这么多,意图是什么?”
“他们主要针对矿山和拆除业务,与你我没什么影响。”
“这几年,到处都是福建人的机械,咱们得联起手来,将这些外地人赶出H市。”
“我…我也是从外地来H市创业的。”武涛不太认同他的话,本想怼他两句,忍着硬没说出口。
车子穿过凤凰山隧道,驶往市郊方向而去。武涛不知道具体去向,也没有问文涛的打算,只顾低头吃面。他只想在抵达目的地之前,赶紧吃完。
经过几百米窄窄的土基路面,小车在一段堤坝上颠簸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在一片开阔的鱼池边停了下来。
“到了。”
“来钓鱼吗?”
文涛下车后顺手关上了车门,兴许是没听见。他径直走向池边几间破旧的矮房子。
房子隐在一片小树林里,看起来应该有些年头了。同样有些年头的还有两艘木船,一条船仓里堆满了渔网,搁浅在水滩;另一条船底朝天,反扣在两条厚实的长条凳上。武涛尚未进屋,便被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熏得胃里直翻腾。好在文涛又及时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位老人,估计是鱼池的主人,他手里拎着两把小木头椅子,一边与文涛交谈,一边招呼武涛到门口落座。
“昨夜又死了多少鱼?”文涛问。
“顶多十几条。”老人回答说。
“沿岸边多查看查看,有点动静就去转一圈。”又补充说:“改天弄几条大狗来养着,看他们敢再来。”
“我觉得没人来投毒。看这水质,受天气因素影响的可能性更大。”
“他们肯定会先想办法来害鱼,然后才好与我们谈征收条件。”
武涛渐渐听出了些眉目,忙问:“真有人敢来鱼池投毒?”
文涛说:“要征用了,这些人什么事情都敢干。”
他接着对老人说:“前面工地打算弃些土方到咱们鱼池,正在跟我接触,价格暂时没谈妥。”
“土方填下去,这鱼……”老人面露为难之色,大概是心疼池子里的鱼,不太情愿的表情。
武涛不太明白文涛一大清早来到此处的具体意图,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另一个原因是他困意未消,接连打了好几个长长的哈欠,只好站起身来,独自去岸边漫步。
阳光均匀地洒照在水面上,泛起一层薄薄的油腻似的光晕。
 
 
3
 
绕行一周回来,老人已经不知道去向。
见文涛一个人傻傻地坐在原地走神,武涛问:“你老家是不是在附近?”
他指了指东边,说:“往那个方向再走五六百米,就是我们村。”
“你爸呢?”
“那人不是我爸,他是我的合伙人,我们合伙承包了这片鱼池。”
“合伙养鱼!”
简直有点难以置信。武涛在农村长大,舅舅是村里的养殖大户,一亩水面能出多少年利润,他了如指掌。
“如果合同期内被征用呢?”
被文涛一问,武涛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重点在这里。
“那你怎么还同意别人来倒渣土?”
文涛笑而不答。
武涛见状,一时也猜不透他那葫芦里究竟装了什么药。反正事不关己,他也就懒得再问。改口说:“走吧。”
“嗯。”文涛嘴上回应了一声,人却纹丝未动,只把两只眼睛呆呆地望向远处的水面,不知道具体在思考些什么。
“快十点了。”武涛再次大声提示说。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文涛像是突然被椅子烫了屁股,“猛的”弹跳了起来,迅速钻进驾驶室。
他边开车边念叨武涛,说:“怎么就十点了呢!你也不知道早点提醒我。”
“你约了人十点钟谈事情吗?”
“没有。”
武涛被他着急忙慌的举动,弄得很是疑惑,竟越发好奇,下一步,他到底会去哪里,干些什么紧要的事情。
十几分钟之后,文涛将车停在了青山湖畔的公园路口。武涛瞧见一大排装运渣土的大型后八轮,依次停靠在路边,一眼望不到尽头。平时洁净如新的公园路,这会儿却是淤泥遍地,污水横流。
“怎么没有一丁点施工措施呢?”武涛心想。
然后很不确定地问文涛:“这是你分包的工程?”
“市政府的重点项目。场面壮观吧?”
见他满脸得意的神情,武涛很无语。跟在文涛身后,因为四处都是散落的淤泥,武涛走得特别慢,每走一段,他心里的忧虑便增强了一分。
巧得很,两人刚进工地入口,城管工作人员随后就到了。他们将车身喷有“城管”字样的皮卡小货车横在出口处,里面的货车出不去,外面的货车也进不来。武涛见状,本想提醒一下文涛,可他实在走得太快了,转眼不见了踪影,他压根就不知道出口刚发生的状况。武涛想着,不如先去问明情况,或者帮忙交涉一番,毕竟自己曾经处理过一些类似的问题,虽然那些问题要比眼前局面好很多。
正犹豫要不要过去时,一名穿白衬衣的中年男人下车向他走了过来,看模样大概是负责人,他问武涛,说:“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负责人在挖掘机那里,需要我喊他过来吗?”
“不必了,我自己过去找他。”
望着前面越来越密集的泥污,如同走梅花桩似的,武涛只好停下脚步,远远地观看湖面上漂浮的两艘铁船。漂在湖中间的那艘船中央,安置了一台稍小点长臂挖掘机,它负责掏出水底的淤泥后,堆放在船沿的一圈小仓里。另一艘船,被缆绳拉拢到近岸,再由停在岸上的挖掘机来挖空小仓里的淤泥,最后装进大货车后厢。
“这种施工方案倒是很有想法。”武涛感叹道。
正感叹,只见“白衬衣”刚靠近文涛,不到三分钟时间,估计都没说上三句话,竟突然被文涛一把推倒在地,跟着又是几脚踹过去……
“发生了什么?”武涛的脑子里瞬间被一大片问号霸屏。
 
 
4
 
文涛说:“他走到我跟前,一、没穿制服;二、不亮工作证。空口无凭地说他是城管执法人员。过去就让停工,我怎么能姑息这种身份不明的冒牌执法人员撒野,必须严惩。”
“白衬衣”这会俨然变成了泥猴,完全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他对警察说:“当时离挖掘机太近了,担心他听不清楚,让他先将机械停下来。我都没来得及掏工作证,他就动手了。”
“命令我停工之前,你表明身份了吗?”文涛问他。
“这……我并没有命令你停工,我是建议……”
“事情经过已经基本清楚了。现在就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受伤?”警察说。
“目前没有发现哪里受伤。”
“需不需要去医院做检查?”
“白衬衣”瞧了瞧浑身上下快要被风干的泥巴,说:“不麻烦了吧。”
“那你接受我们现场调解吗?”
“警察同志,难道就这么算了?”几个站在边上旁听的城管队员,愤愤不平地说。
“打了人,肯定要道歉。”
“必须道歉。”武涛一边陪笑脸,一边安慰他们说。
文涛说:“道歉可以。警察同志,回头他们公报私仇怎么办?”
“按规范施工,我们绝对不会找麻烦。”
警察和城管执法人员离开后,武涛提议说:“买套衣服,给人家送过去吧?顺便请他吃顿饭。”
“我故意这么干的。不杀杀他们的锐气,他们会老来找我麻烦。”文涛回答。
武涛愣住了,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需要缓缓,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沉默了好一会儿过后,他指着文涛的衣服和皮鞋上厚厚的一层泥巴,说:“要不要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等等再说。”说完,他转身朝挖掘机司机挥了挥手,喊道:“开工。”
“该吃午饭了。”司机小声嘟囔着,但还是被文涛听见了。
“那先吃饭。”
“不整改吗?”武涛问。
“市里天天催工期。施工措施费倒是算给甲方了,可他们一分都不给我。为了干这点事,我专门定制了两条船,那还有利润,我拿什么整改?”
“给甲方发联系函,说明原因。”
“合同约定,综合单价包干,工程量实做实收。发联系函也没有意义。”
“你打算怎么办?”
“总会想出办法的。”
午饭快结束时,一直埋头沉默的文涛,突然挥手拍了一下桌面,说:有了。”
看情形,他心里应该有了主意。武涛想,谜底总要揭晓,便没有细问。
本想趁着午饭后的时间赶紧睡一会儿。武涛依靠在车子座椅靠背上,刚刚合上眼,文涛急急忙忙地钻进驾驶室里来,启动车子,往市中心飞奔而去。
文涛也不顾忌裤腿和鞋子上尚未清洗掉的泥巴,抬腿便往商场五楼疾走。武涛这回走得更慢,只保持着能看见他背影的距离,紧随其后。他不太愿意被人认出来与文涛是同伴,甚至都不愿意下车。可文涛眼下的状态,确实需要有个人在一旁小心提防着。武涛认为他现在就像一颗春雷,随时都有可能被点燃爆炸。
文涛围着儿童玩具柜台绕行了四圈,终于选中了一把玩具枪。他拿在手上反复比划了好一会儿,不停问武涛:“像真枪吗?”
“咋一看,挺像警匪片里的真枪。”
 
 
5
 
据武涛所知,H市的公墓不少于三处,但最具规模的当属马鞍山公墓。
马鞍山形如“八”字,公路修建在一撇一捺之间,越往上行,山势收口越小,翻过最高处的隘口,即出了H市的所辖地界,冥冥之中,似乎有种鬼门关的意味。夜里姑且不论,单是白天,许多人路过此地,皆会心有余悸。
文涛买来一把玩具枪之后,竟一路直奔到马鞍山公墓,确实令武涛感觉匪夷所思。他下车之后,仰面环视两侧山坡上那一排排规整的墓碑和松柏,不禁后背一阵阵发凉。
“带上手机,找个地方拍照去。”文涛挥舞着手中的玩具枪,对武涛说。
文涛一路左顾右盼,如同一个侦察兵,每爬上去一段,都要驻足查看一番地形,光线和背景,足足观察了半小时后,终于在接近最后排的一棵大银杏下站定。他让武涛站在逆光的方位,镜头对准银杏树,自己站在树下,双手举起玩具枪,佯装射击的架势,然后说:“可以拍了。”
武涛定睛一看,顿时恍然大悟,若不是自己全程参与,照片里的文涛,此刻手里拿的分明就是一把真枪。
文涛品味着刚拍摄完成后的照片,如获珍宝,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车子驶进G区城管办公楼门前的院子,刚好二点半,正是工作人员下午开始办公的时间。文涛在院子里倒腾了两个来回,最后将车子停在离办公楼最远的一处死角,熄灭发动机后,他环顾了四下一圈,确定没有被什么人关注后,文涛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来的路上,他不止一遍地叮嘱武涛,说:“你在车里等着,从我进入办公楼算起,二十分钟过后,你发照片给我。”
“就这么简单吗?”
“我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遗漏。”
临下车前,文涛又补充道:“发完照片之后,再给我打电话,就说照片是个陌生人匿名发给你的,你很震惊,确认照片上的人是不是我。”
眼看文涛那敦实的背影,渐渐远去,武涛心里泛起一股莫名的心酸。
按照事先计划的步骤,文涛在电话里大声嚷嚷了一通,再摔门下楼,所有流程毫无破绽。
回到车里,文涛直接坐到后排坐椅上,小声催促说:“快,帮我把车开出去。”
他一直在颤抖。等到车子驶出大院, 武涛问:“情况如何?”
文涛镇定了好一会儿,忽然“扑哧”一声,笑得前俯后仰了。
“当时的情景,可惜你没有亲眼得见,那脸色,瞬间煞白,说话一直哆嗦。”
“结果呢?”
“我们现在去工地,不出意外的话,应该等会儿就有结果了。”文涛一脸神秘地说。
果不其然,抽完两支烟的功夫,“白衬衣”到了,还带来了两件环卫工人常穿的红背心。
他将红背心递给文涛,然后说:“我们领导有两点指示,一、施工过程中,至少保持两人以上沿线清理淤泥,进出车辆必须控制在半幅路面以内;二、每天收工后,要将路面清理干净,我们安排洒水车来,免费协助你们冲洗。”
趁“白衬衣”传达指示的空隙,武涛踱步到一旁,偷偷观察文涛的面部表情,他注意到,文涛嘴角轻扬,紧锁的眉头,正慢慢舒展开来。
 
 
6
 
落日西垂。公园路上的车辆越聚越多,喇叭声与汽车尾气排放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宛如无数只历经鏖战的猛兽,此刻,全趴在地上喘着粗气。
文涛的老婆打来电话,让他务必去一趟孩子的学校,趁着放学时间,跟班主任好好沟通一下。按照惯例,两个星期就应该给学生调动一次座位,可他们的儿子,纹丝不动地坐在最后一排,已经两个多月了。
“帮我安排一下,晚上咱们一起请孩子的班主任吃顿饭。”文涛说。
武涛本想推辞,眼看他方才舒展开的眉头,又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瞬间觉得难以启齿,只好默默走到一旁,打电话,预定包厢。
班主任姓董,三十来岁,一头油腻的卷发,肤色颇黑。她肩上挎个超大的“GUCCI”包包,进入包厢后,也不推辞,直接坐到正中间的位子上。她讲普通话时,夹带着浓重的地方语调。除此之外,她撅起两片肥厚的嘴唇,翘着兰花指,拿汤匙往口里送汤,然后“㕣叽嘴”的吃相,让武涛的印象极为深刻。
文涛特意点了一瓶进口红酒,倒酒之余,他一直手拿公筷,一边陪着笑脸,一边不停地给班主任夹菜。
“我们学校可是市里的重点小学,许多家长挤破头都很难进入我带的班。”她重复地强调了很多遍。
“是、是、是。”文涛连连点头应承。
“你们家长平时都怎么教育的,孩子太不遵守规矩了。”
被她这么一质问,他急忙放下手里的公筷,慌乱中,其中一根滑落在桌面上,文涛抽出一张餐巾纸,迅速将筷子擦拭了一遍,重新架在盘沿上,然后抬起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人家早操结束,赶紧回教室早读;你那孩子倒好,在操场正中间写大字。”
“写大字!写了些什么字?”
“307班,李越最聪明,董老师最丑。”
“家里老人宠得厉害,给您添麻烦了。”文涛小声说。
“我在家长会上,重申过多次,孩子必须爸妈亲自教育,你们全当耳旁风。”
“以后尽量让他少跟老人接触,我们亲自管。”
“知道你们平时工作忙,所以我搞了个托管班,周一到周五的中午,利用午休时间给孩子们补补课,周末全天,八节课。就你们家孩子还没送来。”
“他们家离学校距离很近,步行也就五分钟时间……”武涛说。
文涛正欲张口,被她直接打断了。
俩人赶紧闭口不语,继续听她说:“上个学期,他还保持在前五名之列浮动;这个学期,一下子滑到七、八名了。”
“是不是因为座位太靠后,看不清黑板呢?”这边小心翼翼地问。
那边没有回答,只稍稍冷笑了一声,低头连喝了三勺“木瓜雪蛤汤”。
文涛将事前准备好的红包,轻轻塞进班主任身后的“GUCCI”包内,微笑着说:“马上就到端午节了,一点小心意,请老师务必笑纳。”
班主任像是完全没看见似的,她举起杯中的红酒,冲文涛做了个碰杯的手势。文涛仰起脖子,一口喝干了,她抿了一小口。
“今晚回家,我就同他妈妈商量,保证明天送孩子去您家托管,补课。”
送班主任回家途中,她突然问文涛:“你有办驾校的朋友吗?”
“您是想办个驾照吗?
“计划下半年买辆车,可我目前还没有驾照。”她笑着说。
“把身份证和照片给我,明天帮您办妥。”
“那就麻烦您了。”班主任十分客气地说。
 
 
7
 
班主任刚下车,文涛赶忙打开手机,逐一回复之前的那些未接电话,一路上喋喋不休。
武涛将车子开到楼下,停放妥当后,心里感叹:“这一天!总算解脱了。”
文涛还在打电话……
武涛冲他挥手示意,意思自己先走一步。见文涛点头,他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很久没有如此迫切地希望早点回家了,突然间,武涛上楼梯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武涛,等一下,老四出事了!”文涛大声喊道。
“出什么事了?不会是喝醉了吧!”武涛停下脚步,惊异地问。
“晚餐喝了四瓶小红劲后,去保康县城洗桑拿,在澡堂子里,昏死过去了。”文涛气急败坏地说。
老四是H市最早的一批挖掘机操作员之一。武涛虽然与他少有接触,但老四出色的操作技术和贪杯的恶习,在圈内几乎人人皆知。据说,老四每餐必喝,晚餐必醉。近两年,老四好像突然销声匿迹了,原来是被文涛纳入麾下,外派到保康的“南水北调”工地去了。武涛曾经去过一回保康,上千公里的路程,大部分都是小路,夜里穿梭那种人烟稀少的林区,想想都让人胆颤心惊。
“送医院了吗?”
“正在抢救。”
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文涛此刻俨然一副六神无主的状态。他不停念叨,说:“我得连夜赶过去,万一他醒不过来,该怎么办?。”
“抓紧时间,马上联系他父母,大家一起赶过去。”武涛提醒道。
闲话少说,俩人随即转身上车,武涛负责驾驶,文涛打电话,向老四家狂奔而去……
 
 
    美文精选网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端 速发彩票登录登入 双赢网刷信誉平台登录登入
    申博亚洲娱乐 星级百家乐庄和闲 网络电子游戏 威尼斯人娱乐登陆
    足球投注平台系统出租 BBIN馆代理 澳门永乐娱乐 幸运52彩票手机下注
    速发彩票合法吗登入 双赢彩票客户端下载登入 章鱼彩票注册登入 彩16登录登入
    章鱼彩票app登入 双赢彩票平台登入 361彩票游戏登入 速发彩票网址登入
    167psb.com S618E.COM 66sbsg.com 133PT.COM 729XTD.COM
    XSB578.COM 183XTD.COM 44sbsun.com 8NGS.COM XSB577.COM
    XSB178.COM 127sun.com 699XTD.COM 718jbs.com 729XTD.COM
    9TGP.COM 789XTD.COM S618Y.COM 8AQS.COM 958psb.com